您的位置: 梁平网 > 人文梁平  > 正文
晓舸:又见油菜花开
 2017-04-21 14:27:55 来源:梁平网-梁平报

黄梦云 摄

    一夜春雨。第二天清晨上班,抬眼望见周围的田间,对面山上的坡地,全都是一片一片的金黄。

    油菜花开了。

    记得孩童时代住在农村,家里种植过油菜。至于怎样播种,怎样间苗,那花有多香,花有几瓣,都如梦一样遥远而隐约。只有花开之前,绿油油的叶子,水灵灵的;花开之后,团团簇簇的花朵,金灿灿的,倒成了记忆中挥之不去的印象。

    小时候读书,常常会走过许多油菜花地。一株株油菜长得比我高,纤细的茎杆承受不住沉沉的花朵,再加上雨滴露珠,便斜斜地倒向路中。我在她们身下钻来钻去,弄得满身露水,满颈花瓣,一头金粉。

    走到学校,便惹来伙伴们一阵嘲笑:你娃儿又钻油菜笼笼哟。这是乡间大人们开玩笑的话,带有一点荤的色彩。小孩子们却不解它的深意,只是捡来偶尔去奚落别人。可我竟因此喜爱上这花,毕竟能成为人们口头笑谈的事物,并不是很叫人生厌的东西。

    后来在学校教书,每年春天,总会带学生就近春游。最难忘的,还是那次金山寺之行,要爬上一座很高的山坡,途中要经过许多油菜地。

    在春日暖暖的阳光下,那些美丽的花儿精神抖擞,欢迎着陌生的朋友。十岁左右的小学生掩盖不住内心的兴奋,一路叽叽喳喳,闹闹嚷嚷。他们把花摘下,插在头上,甩向空中,全然忘记了爬山的劳累。我告诫他们不要那样做,却不能阻挡他们对花儿的喜爱。

    油菜花繁开的时节,还是养蜂人忙碌的时候。

    他们从屋内搬出休息了整个冬天的蜂桶,让蜜蜂们在花丛间辛勤地工作,以等待收获一年中第一季丰收的果实——油菜花蜜。

    杨朔的《荔枝蜜》让我对蜂蜜产生了喜爱,对荔枝蜜本身我却没有多大感觉,或许是我没尝过它真正的味道吧。

    油菜花蜜我是吃过的。虽然曾经买过一回假蜂蜜,但当我吃过真正的蜂蜜之后,我却把这个经历忘了。我始终不能相信,这灿烂的油菜花,这勤劳的蜜蜂,怎么会有假呢?

    泥中长的,即使有毒,也当是真的。

    我宁可相信,那些金子一样的花儿,在金子一样的阳光下,让蜜蜂酿出金子一样的蜜来,是千真万确的事。

 

责任编辑:董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