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梁平网 > 人文梁平  > 正文
西南禅宗祖庭——双桂堂
2014-12-16 17:27:39 责任编辑:杜官 来源:

点击浏览下一页

双桂堂全景图 莫真波 摄

    双桂堂是全国重点寺庙,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座落在重庆市梁平县金带镇境内。位于县城9公里处,距重庆180公里,离万州68公里。由破山海明禅师于清顺治十年(公元1653年)创建,迄今已有360多年的历史,史料记载:以双桂堂得名的双桂法派素以“雄浑壮阔”著称,法系弟子众多,遍及西南地区及湘、鄂、陕、赣,高僧大德辈出,以破山、丈雪、圣可、慈笃、竹禅等为著。双桂堂被誉为“西南佛教禅宗祖庭”、“蜀中丛林之首”、“第一禅林”。其占地160余亩,寺内殿堂林立,布局严谨,规模宏大,蔚为壮观。关圣殿、弥勒殿、大雄宝殿、文殊殿、破山塔、大悲殿、舍利殿,一一平行排列在中轴线上,均匀而对称;客堂僧寮分布两旁,主次分明,虚实相生,自成体系;回廊曲巷,长亭短榭,廊巷紧连;巧妙地连接成一个结构恢宏的宫殿式建筑群,婉转幽深,引人入胜。

点击浏览下一页

双桂堂立体图 吴梦雄 摄

    双桂堂的禅宗文化影响
    以双桂堂得名的双桂法派素以“雄浑壮阔”著称,法子法孙分布四方,高举破山赤帜,广结佛门因缘,大振双桂道风,破山门下早已是“远近趋风”、“僧侣云臻”、“英灵泉涌,气吞诸方”,“法席之盛,得未曾有”的盛况。“曹溪水源,天童水本,双桂飘香,四海难隐”(《破山语录》),以六祖慧能为源头,以天童密云为根本,此时的双桂堂蜚声四海,名盖天下。这个地处川东僻远之地的寺院俨然是人们心中的圣地。

点击浏览下一页

双桂堂大雄宝殿 于斌 摄

    著名历史学家陈垣在《明季滇黔佛教考》一书中,对双桂法派的法子法孙在云南、贵州的弘法活动进行了详尽细致的考评,讴歌了破山众多门人“怀念故国 抗节不仕”的民族气节和不屈不挠的创业精神。当时,“滇黔之僧多蜀籍”,而蜀籍之僧又多为破山的传人。例如所考评贵州的高僧121人,破山派以110人的绝对优势几乎囊括全省佛坛,其他门派或一二人,或三四人。实际上,整个西南佛法的复兴,则是受破山所推动。因此,双桂堂作为祖庭,其影响非同寻常。《中国禅宗通史》说:“明末清初,兴盛于江浙一带的禅学重新兴起,并波及贵州、云南等地,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川滇黔佛教的结构变化。开创这一局面的,始于圆悟的弟子破山海明。”

点击浏览下一页

双桂堂罗汉堂 吴梦雄 摄

    自古有“天下名山僧占多”的说法,大多数寺庙都远离市井,建造于高山之上,覆藏在密林之中,适合僧侣闭关习静,独自修炼。破山创建双桂堂是以“学业禅堂”的模式创办的集众聚学、广纳门徒的大禅院、大道场,其宗旨是“养育贤才,陶铸后学,继往开来”,指出佛学“得人则兴,失人则废”。双桂堂就是要集有志之士于一堂,“究性相之深诠,穷离文之妙旨,破目前之坚碍,消历劫之固执”,并“内外典籍,贯以贯通”,重视对通才的培育,最终使“佛教则焕然一新,王道亦不教而善”,复兴佛学,达到净化灵魂,影响社会,以期天下稳定的目的。双桂高足满座,信从如云,在破山祖师的倡导和主持下,俨然是禅学交流中心和佛法传播基地。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万人祈福大典 蒋胜斌 摄

    双桂法派青出于蓝,从规模到范围到社会影响都超过了天童派,以“雄浑壮阔”之势,几乎是国内汉传佛教最大的禅派,使西南佛教达到“历史的顶点”。之所以有如此的盛况,除破山外,其众多的弟子发挥了不容忽视的作用。他们代代相传,香火不断,分布四方,高僧辈出。其中,嗣法弟子丈雪通醉开法贵州遵义禹门寺,中兴成都昭觉寺;圣可德玉创建重庆华岩寺;燕居德申开法湖北楞严寺、贵州平越福泉山;莲月道正开法湖北随州玉泉寺;雪臂印峦开法盛京(今辽宁沈阳)圣恩寺;破浪海舟开法江西胜缘寺;灵隐印文开法贵州安顺紫竹院、云南集云寺;易庵印顺开法西南大兴善寺;四维普宽开法湖南衡山;淡竹行密重建成都草堂寺;啸宗印密中兴四川新都宝光寺。再传弟子慈笃海月重建成都文殊院;懒石觉聆中兴陕西汉中静明寺;月幢彻了开法云南昆明石宝禅院;云峨喜开法河南汝州风穴寺;赤松道领开法贵阳弘福寺。三传弟子琼目开法成都万福寺;大凡开法贵州思南太平寺;极乘开法云南安笼伏龙寺。
    双桂法派不仅遍布西南佛门,而且播及大江南北,法派中人学养深厚者、佛法精纯者、道德崇高者、个性突出者比比皆是。双桂堂无异于高僧大德的摇篮,也无疑是清初禅宗“最后活跃”的中心。

点击浏览下一页

祈福活动 华文峰 摄

   《四川禅宗史概述》在结合历史的发展和佛教的复兴后总结说:“因双桂禅系的宏大,清初又较快地进入了承平,四川丛林于是有一番辉煌气象,时人称之为‘双桂堂宏法’。”又说:“双桂禅系传衍至今,构成了近现代四川及西南汉地佛教的主体。”
   《中国禅宗通史》说:“(破山)海明的种种观点,不出江南禅宗的主流范围。他对于后来的影响,主要是将参禅与净土、经教、持戒四者在看话禅上的统一。所谓禅净教戒,直到近现代还相当流行。”它道出了破山开创双桂法派禅净双修、经教并行的特征,并援引时人的评论说:“西来一宗,自天童中兴,济上儿孙遍天下,可谓盛矣。然未如双桂之尤超于诸方也。”认为破山主持的双桂堂的盛况,大大超过了其他的门派。
    双桂堂作为破山大师的道场和西南佛门的祖庭,在佛教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它为众多的佛寺禅门确定了模式,树立了典范,培育了人才,形成了正统。

点击浏览下一页

参禅 华文峰 摄

    双桂堂轶闻趣事
    桂树落根

    当年破山学成之后,在浙江天童山辞别师门,意欲云游四海,广开法化。他的师尊密云和尚顺手以桂树二株临别相赠,嘱咐道:“桂树在哪里落根,哪里就是你的安身立命之地和功德圆满之所”。破山依言而行,时时谨慎,但道行江南江北,途经万水千山,仍不见桂树落地生根。他只得遵从师命,将二株嫩桂小心护持,不停地游走。
    一日,破山来到山清水秀的川东梁山境内。这天晚上他仍然像平常一样,将桂树放在座位前面的地上之后,自己闭目打坐,参禅入静。午夜时分,突然霞光冲天,光耀大地。四方之人纷纷赶来,但见一个相貌不凡的高僧正旁若无人地盘腿瞑坐,二株桂树卓然挺立,清芬四溢。众人推想此僧一定大有来历,于是拥而尊之,并为他建庙立堂,以便弘法传教,一座规模宏大的双桂禅院就非常神奇地建成了。

点击浏览下一页

双桂堂桂花树下 梁平县旅游局供图

    一袈裟之地
    民间传说,破山创建双桂堂时,曾向县衙门申请土地。当时批地手续十分简单,只需县太老爷点头就行。破山提出申请后,那位自以为是的县太爷没拿正眼瞧瞧破山,便从牙缝里哼出几个字说:“要多少?”破山见他这副德行,不是酷吏就一定是个庸官,便有意识要捉弄捉弄他,故作卑微地说:“贫僧岂敢贪心,一袈裟地足矣。”县太爷心想我堂堂县令,权大无比,有的是肥田沃土,一袈裟之地又何足挂齿,于是招来三老七贤,当众宣布同意将一袈裟地送给破山,以示自己的善行懿德。
    县太爷和众人紧随破山,要看那一袈裟地究竟有多大。破山不慌不忙,来到一个山坡上,脱下身上的袈裟向空中一甩,顷刻之间,袈裟遮天蔽日,骄阳似火的天空已一片昏暗。县太爷和众人四处狂逃,来到外面一看,这一袈裟之地足有两千亩,又是本县一块上好的风水宝地。这时,县太爷既不好当众失言,更拿破山没有办法,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点击浏览下一页

晨曦双桂 蒋胜斌摄

    破山开斋救众生
    双桂堂的开山祖师破山不仅是佛学泰斗,而且爱民爱国,游走于明末清初的各种势力之间,广结善缘,进行佛法的宣传教化。一次,张献忠专门营造了一座精舍邀请破山前去主持法化。这时,张献忠血洗四川、杀人如麻的事早已传遍海内外,所以,对于这种无异于鸿门宴的事情,弟子们都劝破山不要去自投罗网。破山毫不理会,拄杖而往。
    张献忠为庆贺胜利,请来社会名流,摆上庆功宴,将俘虏们五花大绑,并拉来上千名百姓准备同时处决,以壮声威。破山当众对张献忠说:“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又何必滥杀无辜呢?”张献忠一听,哈哈大笑说:“我杀人就像你吃斋念佛一样,早就习以为常。”然后戏谑地说道:“大师,如果您今天能够领情,喝酒吃肉,我就把他们统统放了。怎么样?”说完后面对众人又哈哈大笑起来。破山不假思索,走到张献忠的身边,大声道:“老僧为百万生灵,忍惜如来一戒乎?”抓起肉就吃,端起酒就喝,张献忠再递给他一枚鸡蛋,他二话没说,往嘴里一扔,一边大嚼一边高声吟唱道:
    混沌乾坤一口包,
    也无皮肉也无毛。
    老僧带尔西方去,
    免在人间受一刀。
    张献忠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好食言,只好将俘虏和老百姓都放了。由此,破山更受黎民百姓的拥戴,同时,他又用突破佛门戒律的方式,曲折地体现了佛门普度众生的宗旨。

点击浏览下一页

双桂佛墙 华文峰摄

    屙尿坪的故事
    双桂堂第四代方丈觉知和尚是一个对佛门有贡献的能僧。当初他为寻根求源,从川东远游到浙东的天童寺作访问学者。一天夜里,觉知和尚于梦中得知双桂堂将遭遇灭顶之灾,于是收拾行囊,准备速回川东。这时,恰逢门口有一胖头和尚,对他说:“我看你为人耿直,你眼睛闭着,双手抱稳,我背你下山去。”觉知依言而行,只觉有起飞降落之感。不一会儿,就听胖头和尚说:“你在这里歇一歇,我屙泡尿就来。”觉知睁开眼一看,自己已在一石柱之下,见胖头和尚正转身到石柱的另一边去。谁知一等再等,总不见他出来,于是觉知朝胖头和尚走的方向寻去,转了几圈,喊了半天,也不见人影。此时天色大明,觉知定睛一看,原来双桂堂就在眼前了。浙江与四川远隔千山万水,不料片刻功夫,自己已回归故里,便径直向双桂堂走去。到了大雄宝殿外,猛一抬头,只见神龛上的韦驮菩萨喘息未定,满头大汗,方知他就是下凡充当自己的交通工具的胖头和尚。
    觉知和尚回双桂堂后,励精图治,丕振宗风,使佛门由衰转盛,觉知也成为继破山后的大师。在双桂堂的祖师殿里,还能看到达摩、密云、破山三祖师的塑像下面,另外还有一个祖师像,只是他的个头很小,不足三大师的十分之一,这就是觉知和尚。韦驮菩萨背着觉知和尚到双桂堂外歇脚屙尿的地方,被当地人称为“屙尿坪”,闻名遐迩。

点击浏览下一页

双桂堂山门 欧胜富摄

    竹禅画观音
    “梁山灯戏”是一种饶有情趣的地方戏剧,其中,一出《竹禅画观音》的谐剧传唱不衰,成为它的代表作。戏中的竹禅就是双桂堂的第十代方丈,其人诗书画印,无所不精,而又幽默诙谐,玩世不恭。他曾游走于南北二京和上海等地,在一次浪迹京华时,恰逢慈禧太后降旨,说若有能在五尺长的宣纸上画九尺高的观音者,进宫表演,将有重赏。竹禅扯下一张告示便要进宫,画友们上前劝阻道:“皇宫是什么东西,那不是人呆的地方呀,你何必去自取灭亡!”竹禅将袖子一甩照去不误。进得宫去,文房四宝已经备下,只见慈禧太后满脸沧海桑田,却打扮得姹紫嫣红,仿佛一朵上了蒸笼的牡丹。幸有美女如云,穿梭往来,聊以提神助兴。竹禅挥毫泼墨如入无人之境,动作十分潇洒,不一会儿,一个体态娴静、身高九尺的观音栩栩如生,活脱脱地出现在宣纸之上,她正在弯腰插柳的姿势也表现得自然而然,轻轻松松地俯立于五尺长的宣纸内。慈禧看得出神,当头便拜,随后便以竹禅为法师,以居士的身份皈依了佛门。从此以后,里里外外的人都称她为“老佛爷”。

点击浏览下一页

观世音菩萨图轴 竹禅绘

    吴佩孚情系双桂堂
    吴佩孚,山东蓬莱人,北洋直隶军阀首领,号称“吴大帅”。1926年在湖北、湖南与南方的北伐军交战,兵败后流亡四川,准备联络川军的杨森等人卷土重来。杨森曾受到吴佩孚的栽培提拔,对吴推崇备至,但此时北洋军阀节节败退,每况愈下,杨森需要新的靠山,早已暗中投靠了蒋介石。恩公吴大帅的到来,使杨森措手不及,但他还是佯装热情,派师长吴行光接往梁山休养。吴佩孚久慕双桂堂之名,到梁山后,便乘兴前往,到寺院后,爱其宁静,索性住了下来,下榻在庙内的藏经楼中。一住便好几天,他或挥毫泼墨,或冥思苦想。
    大概是古寺的暮鼓晨钟净化了他的灵魂,禅院的清幽沉寂洗涤了他的心怀,十几天后,当他走出双桂堂时,他在宣纸上留下了自己画的好几幅闲雅超逸的墨竹和一首唐代山水派诗人王维的六言诗:“桃红复含宿雨,柳绿更带朝烟。花落家童未扫,鸟啼山客犹眠。”桃红柳绿,宿雨朝烟,多么宁静的世界,多么美妙的色彩!没有争夺,没有是非,没有成败,吴佩孚已宛若诗中高枕无忧不问世事的山客,思想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他将警卫们一一遣散,将枪支全部送给了地方,只身携带家眷,由陇西取道上海,回天津去了。吴佩孚那些信笔挥写的书画作品,至今仍完好地保存在双桂堂中,供人们观赏品味。(摘自《锦绣梁平》)